Search
  • ArtAnvaya

屏息的科學意義



這是John Douillard 醫師所寫的一篇有關瑜伽“屏息”(在醫學上稱為“ 間斷性的供氧不足”)從西方醫學的檢視下所顯現的生理反應。我在過去數年的瑜伽教學裡一直盡可能的分享有關在瑜伽體位習練中保持自然的呼吸來提升個人二氧化碳的容忍度,(由於在運動中)產生輕微的“供氧不足”,藉此提高體內細胞和組織層面上的供養(波爾效應),同時平靜神經系統的重要性,並且強調這樣的體位習練能實質性的為高支瑜伽如呼吸法和冥想做準備。 課堂上大多數的同學都對這種說法感覺陌生和吃驚,根本就與一般所聽到的呼吸理論唱反調。 因此像這篇文章以如此科學的口吻,理所當然的列舉科學的發現結果來佐證,實在是難得一見。 我把當中的一部分翻譯在這裡,順便學習一下這些醫學名詞的中文譯名:

如果體內氧氣過多,加上呼出的二氧化碳增加會促使血液提高其酸性。而二氧化碳的高容忍度,或是組織中的高濃度二氧化碳會對其酸性產生緩衝作用,讓身體處在一個較健康的鹼性環境裡。呼吸過度所產生酸中毒會阻礙肌肉乳酸(lactate acid)的代謝,降低其能量和表現。

體內二氧化碳的提高會產生呼吸的迫切感,而過多的二氧化碳明顯會導致窒息,然而在窒息之前,間斷性的供氧不足(屏息),會迫使身體釋放一種緊急的修復信息,而開啟一系列的身體修復和恢復系統。

該反應背後的因素是一個叫做“缺氧誘導因子1號”(hypoxia inducible factor 1, 簡稱 HIF 1)的分子,該分子是許多被稱為“超能力”背後的的主要角色。

缺氧誘導因子1號(HIF 1)的效應:

強化神經可塑性(nuroplaciticy):該反應促使神經細胞和神經網路根據外在情況如新的訊息,感官刺激,或是機能的發展,損壞和失靈來進行調整和改變。也就是說我們的大腦本來就被設計成能夠在面臨創傷,壓力和不同情況時做出應變的調整和修復。因此屏息的練習能夠產生心智和情感上的神經修復。

缺氧現象透過红细胞生成素(EPO)來提升血紅蛋白(hemoglobin),蘭斯阿姆斯壯便是因為在血液中注射红细胞生成素而被撤銷了六面環法自行車賽金牌。因此,是的,屏息在科學上被認為可以提升HIF1 來強化運動員的表現。

缺氧現象提高幹細胞的生成:胎兒在母體中所接收的低壓氧氣大概與喜馬拉雅山頂的聖母峰相似,而一旦嬰兒出生而供氧正常化之後,幹細胞的生成變衰退並限制在如骨髓部位。研究顯示,即使是短時間的屏息都能夠促進骨髓幹細胞生成向其他組織轉移。

缺氧現象能促進生長因素的合成,其中所包含的血管内皮生長因子(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簡稱:VEGF)能夠促進血管的生成, 因此對於心血管疾病的患者,能夠提升冠狀動脈側枝循環(coronary collateral circulation)的生成。

促進一氧化二氮(nitric oxide)的酵素生成,一氧化二氮(只有用鼻子而非嘴巴呼吸時才會產生)是人體對抗氧化逆境(oxidative stress),也就是自由基(free radicals 譯者注:自由基被稱為「百病之源」我們體內的細胞持續的受到自由基攻擊)最重要的防線。同時,一氧化二氮能造成陰莖勃起時所需要的迅速血管擴張。因此,屏息對陽痿有一定的治療效果!

缺氧現象也被證實能夠增強體內組織對於損傷,包含輻射和老化的抵抗力。

缺氧現象也能保護和修復人體內的DNA,促進生成p53基因(譯者注:一種防範基因突變,抗腫瘤的基因)...

x x x x x

翻譯了這段“醫學文字”,我慶幸自己對習練和提倡“少呼吸”的堅持,也希望對有機會讀到這篇文字的朋友起到警惕,帶來生活習慣及瑜伽習練上的實質改變。

4 views

© 2020 By ArtAnvaya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Instagram Icon